2018年12月05日/良子冥想
来源:良子冥想

艺术 | 留白的美学意境


老子云: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;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。无,即是有;空,即是色 。大响,却没有声音;大象,却没有形状。这种大、无、空,就是留白。而中国书画的最高境界,在于水墨留白。



虚实相生,无画处皆成妙境。名家作画,都是惜墨如金,计白当黑。留白是一种境界,非高手而不能为。留白的前提,必须是惜墨,三笔两画,神韵皆出,简洁干净,下笔如神。


往往看一幅画,看它的留白,可以看出主人胸中的丘壑,境界的高下。恰是未曾着墨处,烟波浩渺满目前,以无胜有,以少胜多。 


中国画中的“留白”,或者说是“布白”,是要求艺术性与审美性恰到好处的结合才可使画作达到以虚衬实、虚实相生的尚意境界。




在中国画的二维的空间中,画家们始终在,自觉而别具匠心的利用“留白”技巧,来打破单一的墨色,在画面上所呈现出的那种严肃。使画中的山水跌宕起伏。


在精心构思与幽妙的黑白设置中,使画作在恬淡中达到无色之色的话语表述,从本质上使人在虚实相生主体与客体中因循心理的审美规律,求得艺术性与审美性的完美统一。


中国画非常重视意境的传达和形式美的体现方式,“留白”则是构成中国画形式美及意境延续方面的重要内容,关系着作品的主题、意境、趣味等多种因素,是画面成败的关键之一。




中国画的留白,留得其所,便生气韵,便使画面上流动着生命,便使观者得以在那白而不空的空间徜徉。留白与着墨相对,两者互相依赖,相得益彰。沒有留白,便不能显出着墨处的美妙。


画的意境是空,是远,是无形之大象。中国绘画的留白是布局的规则,画家可以在“留白”的过程中使自己的“经营”与造美能力得到自由的发挥。




留得有生命感,从而给人以深远的意境。中国的山水画,不仅能表现以大观小的留得有章法,情趣,还能表现小中见大的空间美,意境美。善于留白,不仅是一种技巧,更是一种修养。


所谓有无相生、计白当黑、欲擒故纵、意到笔不到、书之妙趣在无笔墨处,等等,悟透这些,留白才会留得自觉,留得有章法,留得有生命感,从而给人以深远的意境。

(书画作品:空山)